behind einseinz

我是 einseinz 的企業負責人裸雷──在柏林跑跳十年,德語還是一盤散沙的七年級生──驕傲的諸羅城女兒。

跟所有矛盾的個體一樣,面對某些事情異常樂觀隨性(粗心大意),但又容易糾結於特定的細節、跟自己的想法打架。  

自認是介於主流與非主流之間的人類,喜歡一些較小眾的東西,但也會被芭樂或口愛到不行的玩意深深吸引(布丁狗狗)。 

雖然欣賞美的事物,但真實的生活空間通常爆炸不堪入目,與美實在沾不上邊。

熱愛挖掘各類獨立小店,但也會在星巴克或是宜家餐廳,享受熟悉的氣味 aka 猛用筆電不會被趕所帶來的安心感。 

以前追求快樂,現在看待人生的態度師出尼采,而且跟他一樣喜歡獨自於林間散步。

這樣越老越矛盾的我,過去兩年帶著焦慮的靈魂,在迷霧森林中來回遊走於是回溯童年,企圖在那尚未被社會化的年代中,尋覓最為原始的心之所向。

記得,從國小開始我就喜歡安靜地在家看看書、寫寫少女維特的煩惱,並因媽媽帶回來的羅曼蒂克老電影(羅馬假期真善美亂世佳人),對世界抱有不切實際的幻想。高中時期依舊熱愛寫作,同時愛上舞台劇。

挑選大學科系與畢業後的三份工作,都曾徘徊在偏主流以及非主流的路口,然後選擇踏上偏主流的道路。

2012 年的秋天,毅然決然地搬到柏林。

我常用戀愛關係來形容我與柏林。它就像是我的戀人一樣(優質的那種),讓我發現自己不同的面向。在這做過許多荒謬的事,也活出別人口中精彩的人生。柏林讓我的世界觀無限開展,而我也用部落格為城市說故事。

為了留在這個深愛的地方,經歷過求職的各種心酸,以及忍耐剝削需要簽證的外國勞工的老闆。但沒想過要放棄,柏林是我不敗的戀人。

在新創體制下打滾了四年後,對柏林的愛沒變,卻轉為平淡。內心產生更深境界的追求;特別是經歷病毒與烏克蘭戰事,更加不甘於多年來只是幫助無頭蒼蠅般的新創公司,追求毫無意義的成長再成長,於是焦慮地思索著自己要的是什麼。

然而,比起專注於單一項目的 specialist,我比較像是對什麼都有興趣且略懂一二,但也都不專精的 generalist,因此怎麼樣也找不到確切答案。

唯一清楚的是,我想要為自己做點什麼。

身為朋友口中的點子簿,腦中曾浮現過各種不同創業的點子,但想法總是太多、執行力總是太少。

2020 在家隔離的日常開始,我更常在 etsy 上尋找老物商品。歐洲各個小賣家的店舖,儘管呈現大不同的美感、創意與人生經驗,但都抱持著相似的精神以合理的價格讓舊貨循環、在各層面體恤環境,算是我的啟蒙老師。 

2021 年末在佛羅倫斯短居的時候,認識的台灣朋友說,他跟友人合夥經營小小的老物生意,那時候我發現,原來我以為很遙遠的事情,並非不可能。

於是 2022 年五月回台灣前,便打定主意開啟老物計畫。

很多人問我,販售老物是我的夢想嗎?

與許多舊貨老闆不同,我並不是資深的收藏家,也從不曾熱切地追求復古,家中擁有的老東西,比較像是不同階段的每個巧遇。

老物之於我,更像是一個無限可能的開始。

展開老物計畫後,稱不上專業的攝影搭景圖片與文字編輯,都讓我享受到將人生經歷概念化、單純創作的快樂。因老物而重新挖掘不曾細心品味過的母親收藏後,對於物件的情感重量與輪迴之道,也產生更深層的領悟。

要說此刻的夢想是什麼,應該是儘管接受己身的微不足道,還是要試著多做些喜愛的事情。也因此,除了藉由效率高的 IG 賣老物,einseinz 也想好好用文字紀錄有用的資訊、值得流傳的故事,這也是決定在草創初期就架設網站(為自己找麻煩)的原因。

貪心的我還希望,如果這項計畫還能創造出造福他人、社會的附加價值,那就再好不過了。

雖然目前遇到許多不想面對的瑣碎困難事,而不停歇的腦已經又衍伸出百百種不同可能,但期許自己可以堅持下去,先把老物計畫認真做好。 

一直猶豫要不要寫得這麼深入,似乎過於赤裸。

不過,這樣赤裸一番,應該可以讓素味平生的好客人們,相信我應該不是詐騙集團(吧)。

謝謝你看完!
 
繼續閱讀 about einsein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