柏林異鄉人 會想念的人

柏林異鄉人 會想念的人

去年十月底回柏林後,熱血地展開了跳蚤市場的收貨行動,並且抓住落葉紛飛的尾巴,在友人的協助下幫老物們拍了外拍圖。然而,雖然二月底的柏林還沒有任何回暖的跡象,但在這也可硬稱為早春的時節,慢好幾拍的我這才準備上不合時宜的商品圖(應該改名為如班傑明的奇幻之旅)。

這次的系列之所以取名為柏林異鄉人,主要是近兩年從台灣返回柏林時,對於身為異鄉人都會有更深沉的體悟。此外,秋季除了無條件令人感傷,也是我 2012 年在此成為異鄉人的季節,豈不完美。

那些移民老闆們

跟這灰色香檳杯一樣,個性百百種的柏林移民老闆們,共通點是深層的灰中帶點詼諧。我口中的這些移民老闆,大多經營便利商店或是越南小吃店,如果有天離開柏林,他們應該是我時不時會想到的人,因此異鄉人這篇就選他們當代表了!

上面提到的便利商店稱之為 Spätkauf,字面上的意思就是深夜購物,人們幫他取了個可愛的小名 SpätiSpäti 主要出現在東德的城市,有些 24 小時營業,有些則在晚上10 點前就休息。在 Späti 老闆海之中印象最深刻的,就是在我家附近的廣場同時為宵小聚集地旁開業的那位。

嬌小身軀的堅強靈魂

在我眼裡,那位老闆有著嬌小的身軀,臉龐凹陷又灰白。每次去買飲料或是取包裹時,總是會默默地為他的健康感到憂心。有天結帳的時候,正巧遇到拿著外幣進來看似具有危險性的路人,硬是想說服老闆接受非歐元付款。當下的我為老闆捏了好幾把冷汗,心想萬一他被攻擊該怎辦。

當然,在江湖打滾好久的老闆成功勸退路人。後來想想,我眼中不堪一擊的老闆,每天都在應付各種可能對他生命造成威脅的客人,他怎可能如幻想中的柔弱。再者,移民資歷絕對比我長的他,應該早已因環境使然,學會格外堅強地面對人生。

達成美好共識的國籍事件

除了與奧客周旋外,我與他印象最深刻的互動就屬國籍事件了。如同所有被脅迫的航空公司,德國某貨運也免不了要台灣中國化,但更糟糕的是,他們是直接讓台灣消失。於是,每次取包裹要輸入國籍,便成為一件複雜且惱人的事情。

那天前去取件的時候,老闆跟我確認是否得選中國,我立刻大聲回應說:“不,是台灣”。老闆來回地滑動他的機器,但不論怎樣都找不到台灣。於是我跟他說:“不然你幫我選泰國好了”(這時候真的是台泰傻傻不清楚也好)。

WMF IKORA 花瓶
Sean ╱ WMF IKORA 花器

老闆納悶地問:“你的護照明明寫中國,為何不能選中國?”面對這艱澀但卻絕不想迴避的問題,我回他:“請問您是哪裡人?(雖然已經猜到他是土耳其人)”。老闆在意料之內地說他是土耳其人。我說:“就如同您認為自己是土耳其人一樣,我認為自己是台灣人。”

我繼續用支離破碎的德語跟他解釋 :“台灣...很小,中國...經濟...力量大...歷史 blah blah blah”。爛德語亂組成的字句,老闆居然也懂了,他回說:“一切都是政治因素啊,下次你來,就叫我選泰國”。

兩位移民達成了美好的共識。

他們真正的故事

我想,我永遠不會知道這些經常見面,已經熟似彼此臉龐的老闆們走過什麼樣的路。我只能在短暫的互動中,揣測他們的為人想像他們走過的路。不知道為什麼,一想到有天離開柏林後,我將見不到這些只有片面交流的人,有點感傷。不管他們經歷過什麼樣的事,希望這些異鄉人們都能在已不再是異鄉的異鄉裡安好。

 

返回網誌

發表留言

請注意,留言須先通過審核才能發佈。

✦NEW✦ 愛情的模樣